新闻资讯

热门推荐

上海京剧院《王子复仇记》诞生10年足迹遍布10国

上海京剧院《王子复仇记》诞生10年足迹遍布10

王子多走一步,世界多懂一点京剧

 

日期:2014218日 记者:李峥 来源于:解放日报

 

   在上海京剧院,有这样一台特殊的剧目:它用最传统最纯粹的京剧形式演绎了莎翁笔下《哈姆雷特》的故事。
     这就是新编京剧《王子复仇记》。今年是京剧《王子复仇记》诞生的第十年。本月26日,它将再次出海,赴加拿大进行第九次海外演出。
  “10年前,我们预料到了《王子复仇记》的市场反响;却怎么也没想到这台成本仅9万元的京剧,在后来的10年里扮演起中国传统文化使者的角色,将京剧艺术推广到了世界许多角落。上海京剧院院长单跃进介绍,它的成功,让我们看到了文化交流的最好状态:在人类理解共通的基础上,不失去对民族艺术形式的自信。
国外艺术节命题,京剧接招
    丹麦、荷兰、德国、西班牙、法国、英国、墨西哥、智利、厄瓜多尔、哥伦比亚……10年来,《王子复仇记》走过了10个国家。虽然每次班底都有调整,但王子的扮演者只有一个:青年文武老生演员傅希如。
    2005年,上海京剧院应丹麦哈姆雷特之夏艺术节的邀请,要创作一台京剧版的《哈姆雷特》赴克隆堡演出。对于王子子丹(即原著中的哈姆雷特)的扮演者,剧组考虑了不少资深演员。单跃进独具慧眼,力排众议挑中了时年仅24岁的傅希如。一直到了丹麦,我才听院长说,选择我不仅是因为我的唱功和武功,最重要是因为我的气质看起来比较忧郁。傅希如说,我当时回答,你被我的外表蒙蔽了。
    不过,自认为比哈姆雷特阳光的傅希如还是在角色揣摩上倾注了很多心血。哪个男演员不想演一回哈姆雷特?特别是对于京剧演员来说,这样的机会难得第二回。排练那段时间,我天天沉浸在戏里,尤其装疯那一段,还闹出了不少笑话。好多次,他在坐地铁、坐公交时想得入了迷,情不自禁做出了疯子的眼神与表情,甚至吓跑了坐在身边的乘客。
不怕国内受争议,夹生很妙
    一开始,《王子复仇记》在国内上演受到争议。生存还是灭亡,这是个问题半老徐娘还需要什么贞操等经典台词,被认为与京剧不搭。当时,还有媒体写了一篇名为《京剧饰演哈姆雷特,一半人叫好一半人发笑》的文章。然而,让剧组也没想到的是,一走出国门,这种夹生感却变成了吸引国外观众的最大特色。
   傅希如特别难忘《王子复仇记》在丹麦克隆堡的演出,那是唱京剧、念中文的哈姆雷特第一次站上外国舞台。在城堡外的露天广场,剧组原计划有一次走台、一次彩排和四场演出。但由于在室外,《王子复仇记》的走台吸引了许多当地居民观看。这一看之下,四场演出票迅速售罄,最终彩排场也被要求进行售票演出。观众买的是入场券,并没有座位号。8点钟的演出,许多人五六点钟就坐在那里等候。而且当地的气候多雨,演出时常下十分钟停十分钟,但没有观众离席,他们撑着衣服、毯子继续观看。傅希如说。最终,在前来参演艺术节的世界各地的哈姆雷特里,京剧《王子复仇记》获得了32家媒体给予五星的最高评价。
曾经唱腔伴海风,出奇缘
   十年里,上海京剧院从来没有一个戏像《王子复仇记》走得这么远、出国这样多,而傅希如也有说不完的王子故事。在巴黎,他特别借鉴了在当地观看的法国话剧《哈姆雷特》,让激烈的肢体冲突融合在京剧表演程式中;在阿姆斯特丹,他曾在剧院如迷宫般的后台迷了路,差点没赶上及时出场;在智利,舞台面朝大海,他的唱腔中第一次有海鸥与海风的伴随;在墨西哥,由于2800米的海拔高度,他在演出第一场下台后就缺氧昏倒在地……由于频繁出国演出,傅希如也曾颇受同事羡慕。但就我个人来说,我并不喜欢旅游。尤其不爱坐飞机,每次出国动辄来回三四十个小时的飞行,简直是场噩梦。傅希如说,况且,不管到了风景多美的地方,我大部分时间还是会呆在宾馆。《王子复仇记》中我的角色戏份太吃重了,如果不能时刻保证身体健康,那就会影响一次出国的演出质量。
    即便如此,傅希如还是庆幸人生中有了《王子复仇记》这样一部戏。我会演的戏在四五十出,唱戏到现在,一般的代表剧目没有演超过10场的——但永远在行走中的《王子复仇记》,我至少已经演了70场。傅希如说。几天前,他收到了一位智利的观众通过当地剧院转发的电邮,表示十分喜欢他的演出。说这部戏赋予了我一种使命感,这不是空话。每次有人说起戏曲艺术在当代的没落,我就想起在国外演出时那些疯狂的掌声与口哨。王子每走一步,世界上就多了一些人知道了什么叫做京剧。对于我这样一个京剧演员来说,这是一件特别美好的事情。